无题(二)

正午的冬阳

比母亲的手更温暖

挠在身上

痒在心里

 

而我在守望

你的迟迟到来

我的饥渴难耐

非你莫能抹去

 

一个人的期许

两个人的着急

我又撑过了一个钟头

你跨过最后一段距离

 

隔着人山人海

我们总算相遇

 

你佯装热情

挤出笑意

站在门口说

饿死了么?给你

发表评论